(一)各种形态点画的对比分析

(一)各种形态点画的对比分析

  “歲”(岁)字下三连点,王书写得笔笔完整,第一笔从横画下带入锋,向左下蹲锋后回收提笔,顺锋入第二点,下蹲回收,带入第三点斜往右蹲回收。起收笔都讲变化,姿势均不同,姿态秀美飘逸,又极重法度。

  颜书“歲”字处理完全不同,把三点化成横画,入笔收笔均不露锋,带丝入笔,往左藏锋起笔,藏锋收笔,浑厚遒劲,朴拙厚重。

   “蘭”(兰)字“柬”下两点,王书左右呼应,左小右大,小成正三角,右点形成头左身右侧势回锋带出,用笔方正,姿态优美,笔法灵活。

  颜书“蘭”字的下两点,第一点起笔往左顿回锋萦带到第二点起笔,稍加停顿成方笔右蹲后往左顿笔再往上收笔,左轻右重,左萦带右藏锋,浑厚中带有挺拔,圆润中带有秀逸。

   “陰”(阴)字下点,王书顺锋入笔后重按,以加强重量。这是由于全字笔画中此点分量最重,对全字稳定起决定作用,否则就压不住阵脚。且写得很有姿态,从左侧顺锋入笔,往右转笔下蹲后,提笔往左回收出锋,很有静中之动感。

  颜书《祭侄文稿》无此字,“念”字类似,下左右点合写为一点,“心”字抛钩往上萦带,顺势往右蹲,回笔出锋收笔。厚重而飘逸,并加强了全字的稳重感。

   “咸”字上侧点,王书轻点露锋,飘逸轻盈,犹如空际流星,甚有流动感。

  颜书“戍”字上侧点,重压在上短横画收笔处,犹如顶着一块坠石,很具力感,使全字更加有生气,浑厚丰健,协调变化,更具颜书风格。

   “集”字下甩点,王书左放右收,上紧下舒,与全字欹侧取势协调,左点顺锋入笔紧靠长横画处,往左蹲后右顿笔往回收笔,再顺锋入右点,往右下蹲笔,稍停顿后往斜下按,收笔回锋。

  颜书“尔”字下甩点,全字上收下放,故左右两点外展,比较说左点收右点放,左点顺锋下蹲,回笔往右出锋,顺笔入右点,往右侧蹲,中途转笔往右下侧按后回笔出锋,洒脱丰腴,舒展而具变化。

  “茂”字牵丝点,王书写得跌宕起伏,左呼右应,上仰下俯,相互呼应,很富动感。左点顺锋下蹲,回锋上挑,犹如一只燕子正往下飞,姿态优美。右点从右上入锋下按,稍作停顿,转锋往左下斜撇,轻快迅捷,好像柳枝飘动。

  颜书“首”字牵丝点,则如山羊犄角,左点从左侧藏锋入笔往右下蹲,迅即回锋右挑出锋,右点顺势顺锋往右蹲,迅即转笔往左挑,提锋萦带到横画后收笔,强劲而富态势。

  两者态势、用笔大体一致,但具体写时都很不一样,故形神各富特点。

   “清”字三点水,王书上断下连。点有姿态,锋尖顺左侧入笔后往右平行蹲笔,到中间转笔往右下侧,回笔往上向左挑出。下两点连而分成两笔,顺锋入笔下行,提笔后笔锋向右上往右下蹲,猛然曲上挑出锋收笔。第二笔挺拔,下点猛锐,上下点左呼右应,极为活泼。

  颜书“清”字,三点成一竖。线条单纯浑朴,略带回锋,静中带动,轻盈舒展,与右旁“青”字紧收形成呼应和虚实变化。

  “絲”(丝)字为两组点,王书一组成三横连点,一组以中间短竖为中心分左右点。第一组萦带入锋从锋上尖往左稍蹲回挑,顺锋右蹲往右挑,后右下蹲反挑出锋,犹如波涛滚滚。第二组点则连笔顺锋写中间短竖,下行收笔往左挑出,提笔从左侧顺锋往右再往左蹲锋,藏锋收笔后,离纸笔锋往右上顺锋入笔,往右蹲后下顿向左回锋挑出,左收右展,相互呼应。两组变化,各具态势。

  颜帖中无此字,“宗”字只一组点,左挑右撇,左伸右缩,全字上疏下密,上三画平直,下三点跳跃,形成动静变化。

   “無”(无)字下四点,王书写得似点非画,以点连画,起笔带锋入笔,左蹲右挑,顺锋下按右挑出锋,提锋右行斜顿回锋下挑,起笔仰、收笔俯,上下呼应,横成波势,很有活力,细致文雅。

  颜书“無”字,上横画中穿下长横画,往右横顿笔往下带,线条曲折,如同闪电,第一横画圆折,第二折方笔,第三折圆中带方,三折极尽变化,中间紧密,上下笔舒展,势足力强。与王书相比,一个细致文雅,一个雄强而有气质,两者心境、风格极不相同。

  “之”字上顶点,王书上下出锋,用笔方折,姿态俏丽。

  颜书“之”字顶点,用笔轻巧而随意,犹如云彩在空,俯视大地,上虚下密,跌宕多姿。

  “之”字捺笔点,王书锋尖向上转笔斜向右蹲回锋收笔,先方后圆,静中寓动,浑厚中有俏丽。

  颜书“宅”字,本是抛钩,因宝盖宽大了,故把抛钩改为回锋捺笔,提锋后又转折下按,经过又提又按后回锋收笔,全字上放下收,直笔收笔,显示了气势和力度。

  “以”字挑点,王书经过两个顺锋下蹲右挑,一波重一波,犹如火焰,甚显风姿。

  颜书“鳴”(鸣)字,将“口”字化为两个曲挑,逆锋往上回锋下蹲,抬笔向上右挑,连笔下右侧蹲回锋上挑出,一高一低、从左往右曲线游动,犹如风浪,曲中带折,舒展而灵动。

   “情”字竖心点,王书左点断、右点连,左点顺锋往左入笔后,即往右行转笔左行下蹲,回锋上挑出锋,萦带右点入笔右蹲成方笔,转笔往右下蹲回收。右点刚挂在长竖的右顶端,似树干上挂果,左右呼应,姿态生动。

  颜书“惟”字竖心点,在竖画的下部,随意一蹲一带往下一顿成短画,尽意强健。

   “叙”字上捺挑点,王书由直画钩连带从下顺笔反锋入笔,往右上行后往下蹲反挑出锋,笔法复杂,不用左右点,避开“又”字左撇右捺的重复,又使左旁“余”字笔画集中,形成左密右疏,虚实相济。颜书“穀”(谷)字上捺挑点,用笔与王书相仿,但粗拙方硬,气势强劲。

   “氣”(气)字的“米”重叠点,王书上下呼应,左右顾盼,左紧右舒,上两点左挑右撇交叉成短画,收得紧,下两点左右分势而呼应,上收下放,紧松结合,下左点紧靠横画,下右点拉开往右,左收右放相呼应,松紧结合,点画生韵。

  颜书“禄”字,右旁下部本是水字中点挑撇捺的四笔,但化为两点,左紧右展,而全字则是左疏右密,左旁笔画舒展,右旁笔画收紧,虚实变化。

   “清”字横连点,“月”字本是两横画,王书化作连点,上撇下捺,紧依左竖画,有虚有实,轻巧秀气。

  颜书“清”字更加简化,把两点只作一点,斜点下挑。全字左疏右密,上三横后下部分空间已很少,故把月字写成似日非日字,尽量压缩收紧,让出空间,以求全字协调。

  “觀”(观)字草丛点,王书各点各有姿态,你呼我应,极有层次,左放右收,下紧上疏。第一点顺锋重按,用笔方整,起笔右拉,顺锋右侧入笔,回锋转笔往右上挑,然后拉向右笔,改为短竖,然后右边轻点,有重有轻,近呼远应。第二部分又从右重笔按挑,再点连长撇,变成很密。